2019-11-19 02:01

城市地下畅通离不开他们(爱国情 奋斗者)

  图为清掏工作结束后,王西平(右)和叶文东坐在路边休息。
  本报记者 禹丽敏摄

 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,记者在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湖滨西街看到,银川市市政工程管理处维修一所的清掏工,正在清掏这条街道所有的井。

  维修一所所长周玉林介绍,他们清掏完这条街道,还要再清掏下一条街道;管理处每年要清掏9万多口井,“最多的时候,我们一所一天要清掏100多口井”。

  “通过地下清掏,我们才能判定管道是否出现问题,这项工作机器代替不了。”维修一所原所长刘红民性格爽朗,“个人经验也很重要,我们站在井边嗅一下,就能闻出哪些气体超标了,适不适合下井。”

  53岁的王西平干清掏工作已经30年。他穿好防护服后,记者看了下时间:用时12分钟。厚重的防水衣以及口罩等装备,王西平需要在两名工作人员帮助下才能套上,脱下同样费时费力。

  同伴们用黄色的保护绳缓缓将王西平垂吊进约4米深的井下。这口井,王西平清掏出满满4车淤泥,耗时近40分钟,“有些井太小,只能一只脚伸进管道,另一只脚跪着清掏,铁锹都伸不直”。

  趁着清掏间隙,王西平到地面上小口补水,脱下的护袖流出的汗滴,淋湿了脚下的地面。“下井前不敢多喝水。”王西平说,工作时会出很多汗,汗排不出去,闷在防护服里会很重,去洗手间穿脱衣物太费时间。

  清掏工叶文东打开井盖,气味瞬间飘了上来,往来行人不少捂住了口鼻,叶文东却笑了笑:“淤泥有时会溅在身上,我们都习惯了。”

  不光白天辛苦,清掏工们有时还得顶着月亮加班干。“有的商业区白天车流人流量大,只能夜间作业。”刘红民介绍。

  管道的突发状况,随时可能发生。周玉林回忆:“2013年大年三十晚上,我刚端起酒杯,电话响了,西轴厂家属院管道出现问题。忙活了一晚上,我进家门时,电视里正好在放倒计时的声音。”

  一天的工作忙完,已近晚上7点。记者问累不累?叶文东说:“看到城市道路平坦,排水畅通,雨天路面没多少积水,即使累,心里也满足。”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11月18日 13 版)

(责编:牛镛、岳弘彬)

上一篇:没有了|下一篇:从烟卡入手堵住腐败隐患